当前位置:首页 > 化工资讯 >

密云水库等水源地保护区将重新划定

2020-05-22 20:55:02

  此前,北京水源地保护区相关标示牌不完善,现已按照相关技术规范要求进行安装。

  依水而居,以水定城,饮用水水源地一定程度上成为一个城市的命脉。

  目前,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、力度最大的一次饮用水水源地整治行动正在推进。按照计划,今年年底前,长江经济带县级和其他地区地级及以上地表水型水源地,清理整治要全部完成。

  为督促各地整治,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给省区市行政一把手写了29封信。收到来函的一把手均第一时间作出批示。

  作为首都,北京饮用水源保护事关首都饮水安全和大局稳定,一直是北京市水污染防治的重中之重。

  “北京一直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密云水库等重要饮用水源。”对于饮用水源地的重要性,北京曾如此形容。

  截至今年12月5日,北京水源地45个年度问题已全部整改完毕。下一步,北京密云水库、怀柔水库等饮用水源地保护区,将面临调整。

  北京水源地45个年度问题整改完毕

  怀柔区怀柔镇红军庄村北边百米左右,坐落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建筑。这里是被称为怀柔最具古典特色的度假胜地——清寓庄园,如今已不复往昔热闹。

  清寓庄园位于怀柔水库上游,与水库直线距离不到3公里。因地处怀柔水库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内,于今年6月11日正式关停。上世纪80年代,这里曾是一个砖瓦厂。2005年-2007年,改造成庄园,占地30余亩,提供团建、拓展、餐饮、住宿等服务。

  在北京水源地2018年的45个年度问题中,清寓庄园因涉及餐饮、生活污水等排放,榜上有名。在北京市整治进展情况表中,清寓庄园标注为完成整治,“已关停,关闭注销各类许可证,拆除经营宣传标牌,禁止开展经营活动并加强监督管理”。

  同样在怀柔水库一级保护区内,占地约3亩的袁秋生沙场被生态环境部水源地专项督查点名,随后列入怀柔区整改问题清单。目前沙场的砂石料已清除,停止经营活动,场地也已平整覆土。

  截至12月5日,包括清寓庄园、袁秋生沙场在内的北京水源地45个年度问题,已全部整改完毕。为完成上述任务,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建立“每周调度、逐一销号”的机制,到后期,每周和每天都编制工作简报,向副市长杨斌、市有关委办局、相关区政府通报工作进度和需跟进解决的问题。

  “我们每天都在现场调度,有什么问题直接给我打电话,我给各个委办局打电话。如果还有困难,就副市长亲自协调。”北京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张英健说。

  张英健介绍,北京水源地整治,最难解决的是交通穿越问题。此次北京45个年度问题中,有一类就是桥梁跨越水源地问题,涉及50多座桥梁改造。桥梁上如果出现危险化学品车辆倾翻、雨污水流入水体等情况,就可能影响水源地安全。

  由于有的桥梁年代久远、位置空间狭小,整治施工难度很大,张英健说,一个桥一个方案,都是一个一个去现场研究制定的。

  12月18日上午,记者在京密引水渠北石槽桥看到,桥面径流收集系统已完工,铺设了220米泄水管线,桥面中间高,两边低,雨水、污水可通过桥面两侧的导流槽分流,最终通过管线汇集至一个30立方米的临时应急池。

  北京人均水资源量提升至150立方米

  北京的“水缸子”,分布在8个区。

 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官方统计显示,北京市现划定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321个,其中市级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10个,区级及以下311个。全市321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面积约1300余平方公里,约占市域面积的8%。

 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全市共有11个地表水型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,其中市级5个,分别是密云水库、怀柔水库、京密引水渠、官厅水库、永定河山峡段;区级2个,分别是沙厂水库、拒马河;镇级4个,分别是白河堡水库、斋堂水库、响潭水库、碓臼峪水库。这些水源地分布在密云、怀柔、顺义、昌平、海淀、延庆、门头沟、房山8个区。

  目前,南水占北京城区日供水量近七成,全市人均水资源量由原来的100立方米提升至150立方米,供水范围基本覆盖城六区及大兴、门头沟、通州等地区。除了南水,北京市民喝的水主要来自密云水库和部分地下水。

  5个市级地表饮用水水源地中,密云水库是唯一供水水源。怀柔水库、京密引水渠分别为密云水库的调节水库和输水渠道。官厅水库未设取水口,通过永定河山峡段向北京供水,自1997年起,因水质恶化,官厅水库和永定河山峡段退出首都饮用水源体系,至今未恢复供水。

  不过,为保护官厅水库,北京一直未取消官厅水库和永定河山峡段水源保护区,并致力治理。目前官厅水库水质类别为Ⅳ类,永定河山峡段水质类别为Ⅱ-Ⅲ类。


合肥生活网